相关文章

雷士照明惠州工厂停工“挺吴倒施”

来源网址:

  惠州雷士工业园近半员工辞职,经销商停止下单,供应商停止供货要求创始人吴长江回归

  昨日下午2点,往日忙碌作业的雷士照明车间异常安静,工人们都在睡觉闲聊。上午停工抗议施耐德和赛富后,员工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逼走吴总(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股价狂跌,施耐德,滚出雷士”,“吴总,雷士离不开你”,雷士照明惠州工厂门口拉起的横幅,是雷士管理层和员工“挺吴倒施”的明证。雷士照明体系办部门长张美红说,如果公司第二、第三股东赛富和施耐德不给出合理回复,工人将无限期停工,并且“不能保证员工会不会走出公司,去政府请愿”。

  员工罢工外,目前雷士经销商已经停止下订单,供应商也停止向雷士照明供货。面对倒戈巨浪,雷士现任董事长、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昨日微博自证清白,“引进施耐德,吴长江才是始作俑者,但是得到了大家的支持,施耐德在董事会9个席位上只有1席,股份9%也远小于吴总和我们,怎么会控制雷士呢?”

  员工抱怨订单少工资低

  “没有订单,没有活做,大家都说厂子要倒了。”惠州雷士工业园车间里,一位工作两年的杨姓员工告诉南都记者,五六月份以来,工作时间越来越少,有时一周只上三天班。“我上月只拿了1100元。以前旺季能拿2200元,淡季也有1800元。我们盼望吴总回来,能给我们多发点工资。”

  另一位员工透露,这两个月,差不多有一半的员工都辞职了。“我上周也递了辞呈,但领导不批。他说这个月辞职人太多了,叫我再等等,看下个月能不能批”。

  雷士照明体系办部门长张美红前日参加了与施耐德和赛富的谈判。“谈判令我们很失望,对于我们提出的四个条件,他们都没有正面回应。”她说,如果施耐德方面不给出合理回复,雷士将一直罢工下去。

  管理层提出的四个要求是,一,改组董事会,增补管理层两名代表为执行董事,不能让外行领导内行;第二,给予管理层及核心人员15%期权;第三,要让吴长江尽快回到雷士工作,重新担任董事长;第四,要求施耐德退出雷士。

  “我们这次是破斧沉舟。不罢工的话,雷士就真的倒下了。罢工的话,或许还有转机。”张美红说,施耐德入驻雷士以来,毫无作为。三位高层管理很少来公司,也没有任何工作安排部署。“我作为雷士的工作管理人员,现在很迷茫。公司没有任何目标,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她还告诉记者,如果施耐德在8月1日还没给出合理答复,雷士员工会考虑走出工厂,去政府请愿。

  张美红说,“现在,雷士所有员工、经销商、供销商都达成一致,全力支持吴总。施耐德方面不给出合理回复,我们将罢工到底。”

  经销商、供应商“停摆”

  雷士照明前日(7月12日)在重庆召开闭门会议。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的支持者,包括管理层员工和供应商、经销商,向资方代表赛富阎焱及施耐德提出书面要求。

  经销商除了支持吴长江外,还要求董事会解聘张开鹏、李瑞、李新宇(均为施耐德方代表、雷士照明现任高管)职务;提名2名经销商代表担任董事。阎焱称8月1日前回复。谈判结果未让管理层、经销商满意,引发全系列“停摆”。

  目前,雷士经销商已经停止下订单,供应商也停止向雷士照明供货。有经销商表示,大家最不满意的是以施耐德为代表的非执行董事朱海、首席执行官张开鹏、主管海外的李瑞和大项目的李新宇。并称他们既不懂业务,更不懂管理,以精细化运营、规范化管理为由,强行插手雷士管理,进而激化矛盾,致使业绩下滑,人心惶惶。

  “如果吴长江不回归雷士照明,员工、经销商和供应商将自立品牌,并请吴长江出山,供应商将全力支持,免费供货半年支持新品牌。”有经销商扬言,“只留给施耐德一个空壳”。

  亦有经销商报怨说,现在其他品牌常用“吴长江走了雷士的产品质量要不行了”、“雷士要垮了,买他们的产品没保障”等挤压雷士市场,令其销量急剧下滑。

  “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100%的经销商是支持吴长江先生的。”雷士照明发言人石勇军说。

  相关报道

  现任董事长阎焱自辩:引进施耐德吴长江才是始作俑者

  针对被指蓄意挤走吴长江,联合施耐德企图吞并雷士,违背约定向媒体谈论吴长江,造成业绩下滑等指责,雷士现任董事长、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昨日通过长微博,首度一一回应。

  阎焱称,吴长江之前在香港是为了躲避中纪委的调查,并且当时律师已告知吴长江失去履行董事及高管的法律责任,吴长江同意辞去全部职务并在辞职书上签字。

  “引进施耐德,吴总是始作俑者,但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因为我们认为施耐德在规范化管理、国际渠道等方面都会对雷士有帮助。雷士的国内渠道也会对施耐德有帮助。”阎焱说,“施耐德在我们董事会9个席位上只有1席,股份9%多远远小于吴总和我们,怎么会控制雷士呢?我们从未想过把雷士卖掉。上市至今,除了股东按比例卖给施耐德后我们一股没卖,说明我们对雷士和中国照明行业的看好。”

  关于施耐德导致雷士业绩下滑一说,阎焱称,张开鹏5月25日接任后,董事会要求他按吴总制定的预算和战略执行,雷士今年的业绩情况财务上早有反映,不能把业绩的状况归罪于施耐德,那样不公平。

  南都记者汪小星 实习生彭琳 发自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