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别了,当代的“秦砖汉瓦”_新闻_电子报_惠州_惠州日报_东江时报_...

来源网址:

  一非法砖瓦窑场烟囱被爆破后,工作人员在进行后续清理。本报记者范海波 谢超平 特约通讯员刘柏奎 摄

眼下,一场打击非法砖瓦窑场的风暴正在惠州大地掀起。

砖瓦窑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度成为乡镇的主导产业,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这个风光一时的“产业”,因其高污染、高排放、破坏耕地的特征,逐渐成为落后产能的典型代表,被国家明令禁止。

然而,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全国各地砖瓦窑场治理工作一直雷声大、雨点小,并陷入屡禁不止的怪圈。

“砖瓦窑场排放浓浓黑烟,我们的生活也会受到影响,什么时候才能消失?”近年来,村民越来越强烈的呼声,引起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关注。

今年初,市委、市政府决定将非法砖瓦窑场关停取缔列为“三打”专项工作之一,以前所未有的决战姿态,向全市排查出来的237间非法砖瓦窑场发出 “最后通牒”——— 9月底前必须关闭。这意味有着2000多年生产历史的 “秦砖汉瓦”式的取土烧砖,即将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以煤矸石、粉煤灰、混凝土、页岩等为原料的新型墙体材料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目前,这项正紧张推进的打击整治工作社会反响如何?究竟是何种利益驱动砖瓦窑场的发展,导致屡禁不止?砖瓦窑场全部关闭后,如何保障砖瓦市场的有效供应?如何引导市民认识新型墙体材料?两个多月来,《惠州日报》记者通过深入实地走访,探寻这些问题的答案。

记者走访

烟雾包围下居民不敢开门窗

我市烧制粘土砖瓦的历史由来已久,至于是否如“秦砖汉瓦”有2000多年,记者无从考证。不过,在改革开放初期,随着珠江三角洲地区生产建设大发展的需要,我市的砖瓦窑场呈现出遍地开花趋势。上月,我市通过调查摸底,统计出全市非法砖瓦窑场达237家,截至7月20日,已顺利拆除92家。

6月初,记者驱车来到砖瓦窑场最集中的仲恺高新区,正巧碰上该区潼湖镇正在爆破两家有十七八年历史的砖瓦窑烟囱。

汽车还未靠近,远远地就能看见高高耸立的大烟囱,烟囱的下方就是成片的居民楼。潼湖镇干部告诉记者,砖瓦窑烟囱约有60米高,但是连续的作业让黑烟不停地排放,影响了周边的空气质量。

有村民反映,特别是阴雨天,烟囱排放的气体往下跑,村庄就会被浓浓的烟雾包围,很难扩散,周边有的居民都不敢开门窗。“以前这里有个菜场跟砖瓦窑场打过官司,种菜的人说菜都被烟污染了。”一位村民说。

据市环保局工作人员介绍,这些黑烟是砖瓦窑场燃煤烧砖后排出的,烟内含有大量的二氧化硫,而二氧化硫正是导致酸雨的“罪魁祸首”。

在爆破现场,听到窑场要关闭的消息,工人们的第一反应是:要找新工作了。一位来自广西的吴姓工人告诉记者,要转行,不再做这些高污染的工作,身体吃不消了。

“吃地老虎”导致大地受创伤

除了破坏环境外,砖瓦窑场对耕地也造成巨大的危害。在很多农民眼里,一个粘土砖瓦窑场就是一只 “吃地老虎”,把耕地破坏了。国土资源部曾表示,取土烧砖,要损毁大量耕地,这个面积比砖瓦窑场所占的面积大得多。根据生产量测算,目前我国每年因耗用粘土破坏的耕地相当于一个中等县。

记者在惠阳、博罗、仲恺等县(区)砖瓦窑场采访时,总会看到这样的情景:砖瓦窑场占地数十亩,前后排满了等待烧制的生砖坯,空地上还随意地堆着如小丘的煤炭、粘土。场区周边耕地因挖掘取土形成一个个坑,大的约有几米深,几十米宽,仿佛大地上的一个个伤口。

市国土资源局有关负责人认为,虽然在粗放型经济发展年代,砖瓦窑场为建设作出了一定的贡献,但是随着生态环境的持续恶化和人民群众对生活品质要求的不断提高,砖瓦窑场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取缔关停是大势所趋。

铁腕整治

坚决依法取缔处罚无证非法取土烧砖行为

正在爆破现场指挥的潼湖镇委书记张水平告诉记者,潼湖镇的砖瓦窑场有14家,清拆比较顺利。“很多砖瓦窑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办的,没有合法手续。”张水平说。

记者获悉,仲恺高新区有44家砖瓦窑场,论数量,在全市不算最多,但却是最密集的。仲恺区国土资源分局局长杨龙振透露,潼湖地区砖瓦窑场产品主要供往深莞等周边城市。周边的城市建设需求,以及早些年深圳东莞砖瓦窑场的外迁,导致仲恺高新区的砖瓦窑场星罗棋布。“市场需求巨大,也给砖瓦窑场整治带来巨大的压力。”杨龙振分析。

6月28日,我市再度召开非法砖瓦窑场整治推进会,明确清理行动提前完成的时间为今年9月,比原来的时间表提前了3个月。

根据我市整治计划,对于符合条件的砖瓦窑场要给予保留并完善相关手续;对列入清理对象的要及时发布限期停止经营通知,并要求自行关闭或拆除砖瓦窑场;对涉及毁田取土的砖瓦窑场一律停止建设;对无证非法取土烧砖行为坚决依法取缔和处罚。

打断利益链打破屡拆屡建怪圈

事实上,早在2004年,我国就开始禁止生产使用实心粘土砖,我市也被列为“禁实”城市,彻底取缔非法砖瓦窑场如箭在弦。

近年来,我市相关部门的整治力度不可谓不大,但违规,查处;再违规,再查处,循环往复,多年来砖瓦窑场一直未得到彻底治理。

究竟是何原因在作怪,为什么跳不出这个恶性循环?业内人士给记者道出了原委,红砖窑实际上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出现死灰复燃的情况,主要有3个方面原因:第一是利益问题,窑主知道这个行业有利润,千方百计投资兴建;第二是建造成本低,几千元就可以建一个,导致屡拆屡建;第三是一些村只要利益不顾危害,轻易将土地出租给窑主。

在此次打击非法砖瓦窑场行动中,博罗6间无证照非法经营砖厂业主就以“农民订单未完成,不能伤害农民利益”为由,迟迟不肯关闭,影响了该县砖瓦窑场清理整治工作进度。7月11日,该县对该6间无证照非法经营砖厂负责人依法进行拘捕,现场抓获了8名非法砖瓦窑场负责人,还有1名正在追捕中。

经公安机关审讯得知,这些业主逾期不关停砖瓦窑场,主要是因为看到红砖价格上涨,农民抢购红砖的商机。公安机关缴获的某小砖厂7月1~4日的账单显示,该厂4天的总营业额达到14万多元。由于有利可图,这些砖瓦窑场业主就抱着侥幸心理,企图延迟关闭时间。

而砖瓦窑场作为当地的 “传统产业”,也直接关系着众多业主和群众的切身利益。潼湖镇五村村民刘某告诉记者,潼湖镇砖瓦场太多了,污染了空气,希望关停一些。但让他纠结的是,关停后场地出租给谁呢?租不出去的话,村民的收入就会减少。

面临再大的压力,也要前行。仲恺高新区纪委负责人介绍,针对个别砖瓦窑场存在农村党员干部参股和收受砖瓦窑主“好处”,由此可能引发党员干部在清拆过程中违法违纪的情况,该区纪委出台了严厉的举措,把为非法砖瓦窑场充当“保护伞”的列为“三打两建”重点案件,从严从快查处。截至目前,全区已有3个村的5名农村党员干部主动退股,并主动向纪委报告情况。

以整治为契机推动农村集体经济转型

整治砖瓦窑冲击了部分村民的利益,政府该如何引导?

6月21日,博罗县龙溪镇银岗村爆破了20余年的合湖砖厂大烟囱。银岗村有3家砖厂,每年为该村集体带来好几万元的经济收入。如今,砖厂全部拆除完毕,当地村民和村干部怎么看?该村一名村干部说:“村集体一下子少了这么多收入,确实心痛。”但他也清醒地认识到,砖厂这种以大量消耗资源为代价的企业,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这一次清理整治也是该村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转折点。他表示,砖厂清理后,大量的土地被盘整出来,可以利用这些土地发展其他经济。年近七旬的银岗村村民阿祥叔告诉记者:“钱再多也买不到好环境、好身体。”如今,阿祥叔对周边环境的好转充满了期待。

在博罗县龙溪镇深湖村,村党支部书记李锦强告诉记者,该村有一家砖厂,每年为村集体带来两万元收入,该砖厂还热心村里的公益事业。如今,砖厂拆了,不仅村集体的主要收入没了,而且村里的公益事业也少了一份支持。不过,看着农田里的肥沃泥土随着红砖的烧制一天天消逝,李锦强等村干部并没有停止整治砖瓦窑场的步伐。

7月19日下午,深湖村的砖厂完成了爆破。在惋惜之余,李锦强等人也开始谋划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利用好相关政策和砖厂这块40多亩的土地,引进一些环保的、低耗能的新企业,为村集体经济转型打好基础。”

在博罗县横河、长宁、罗浮山等以生态、旅游休闲等绿色经济为发展定位的地区,群众对砖瓦窑场整治持肯定态度的更多。罗浮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澜石村的村民候水清说:“罗浮山风景优美,山清水秀,污染环境的砖厂与这里的生态主调格格不入,拆除砖厂对村民的健康和罗浮山的发展都有好处。”

市场重构

  传统观念成新型墙材推广最大障碍

市国土资源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市非法砖瓦窑场整治力度大,行动快。但是,在大规模关闭粘土砖瓦窑场的同时,也不可忽视群众对砖瓦等建筑材料的需求。在这次行动中,我市坚持打建结合,正确处理清理与发展的关系、关停与引导的关系、整顿与规范的关系,有计划地引导符合条件的砖场,通过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等手段,转产其他新型墙体材料。惠阳区、仲恺区等地就已陆续建立一批新型环保砖厂。

所谓新型墙体材料,是指以非粘土为原料生产的,具有资源综合利用、环境保护、节约土地和能源等特性,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墙体材料,比如板材、加气混凝土砌块、纤维石膏板等。

然而,在新型墙材推广过程中,我市有关部门感受到了很大的阻力。

“千百年来形成的传统观念,是推广新型墙材最大的障碍。”一位多年来致力于推广新型墙材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种阻力在农村市场尤为明显。

“那些空心的砌块怎么看都不结实,价格还比红砖高。”这是许多农村人的观念。

“没了红砖,以后建房怎么办?”有村民对记者说。习惯了用红砖的农村居民,对于政府宣传的新型墙材节地、节能和环保的优点并不太关心,在他们看来,实心红砖比空心砖更结实、更便宜,用起来也更顺手,这才是最重要的。

受这些传统观念的束缚,目前大部分农村仍在使用粘土实心砖。日前,走进博罗、惠阳、惠东的一些乡村,屋门前堆着红砖的农户并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在一定程度上,老百姓的观念造就了这个巨大的市场,使得砖窑企业“欣欣向荣”。

博罗县麻陂镇三科村村民李倡原本打算今年10月才开始动工建新楼房。6月,他得知政府要整治砖瓦窑场,担心红砖难买,他就提前订购了一批红砖。

“不是可以用水泥砖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李倡说,相对水泥砖而言,他们更信任红砖,它比较厚实,硬度也比较强,更能抗击风吹日晒。

记者走访时发现,像李倡一样,赶在砖厂清理完之前,抢购红砖建房子的村民有不少。

强化在农村宣传推广使用新型墙体材料

与传统的实心粘土砖相比,新型墙体材料究竟好在哪里?

记者走进潼湖的一家新型建材企业,该企业老板向记者一口气道出了好几个优点:加气混凝土砌块重量轻,大约是实心砖的三分之一,隔音效果好、耐保温、防火性能佳、便于粉刷、能减轻打桩压力等。

他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使用新型墙体材料,总造价将比实心砖降低10%~15%,既实惠又节能环保。

“转变发展方式,一定要有进有退,有发展也有淘汰。”该老板说,他上世纪就开始做砖的生意,近些年他发现红砖不适应社会的发展,于是在潼湖成立了一家专门制造新型墙体材料的公司。目前,企业运行良好,产品甚至销往汕头等粤东地区。他对新型墙体材料的前景非常看好,他认为,目前一些建筑师傅砌新型墙体时依然使用传统的工艺,容易导致墙体有裂缝,给群众造成误解,认为新型墙体没有红砖坚固,其实不是这样的。

“秦砖汉瓦”正在退出市场,新型墙体材料并没有坐地起价,记者走访市场发现,建筑用砖价格没有出现大的波动。“从目前看,‘禁实’对城市建设没有影响,因为城市的楼盘建筑在前些年便普遍使用新型墙体材料,至于农村市场,有待后续观察,就价格而言,相信影响不是很大。”长期与建筑市场接触的惠州某建筑监理公司工程师邹善钦告诉记者。

“老祖宗用了几千年的东西,观念转变需要一个过程。”一位砖厂老板建议,治理整顿粘土砖瓦窑场的同时,各级政府应大力宣传推广使用新型墙体材料。

市国土资源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农民建房有用红砖的传统,大多缺乏对新型墙体材料的认识,对此要理解。接下来,我市将加大对新型环保砖的宣传,提倡建筑使用环保砖,消除群众的认识误区;按照数量限制和布局需求,做好新型环保砖厂的规划工作,在各地规划建设新型环保砖厂,以满足建设的需要。

策划/统筹 本报记者范海波

采写 本报记者范海波 谢超平李燕文 贺小山 通讯员李献甫 张宏涛 仲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