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惠州黑社会:我们要做的工程别人不敢介入

来源网址:

惠州 “我们要做的工程别人不敢介入”

警方披露惠阳叶某提涉黑团伙犯罪情况

拜关公、喝鸡血、烧黄纸,这些我们常在香港黑社会题材电影中看到的入会仪式,却真实地出现在惠阳区叶某提涉黑犯罪团伙身上。昨日,经办此案的市公安局刑警支队“7·08”专案组有关负责人向《惠州日报》记者介绍了案件侦破的相关情况。

因赌场利益纠纷砍伤2名涉黑人物

今年初,市公安局接到省 “打欺办”转来的线索,反映惠阳有一个以叶某提、叶某军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多年来为垄断当地生猪屠宰、废品收购、工程建设等行业,实施了多宗持枪、持刀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死亡的案件,以及从事强征土地、经营赌场、放高利贷“收数”等违法犯罪行为,严重危害当地社会治安。

接到线索后,我市公安机关成立了“7·08”专案组,对叶某提涉黑团伙情况进行秘密侦查。经过一段时间侦查,公安民警找到案件的突破口。“7·08”专案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1992年,叶某提团伙在惠阳秋长、淡水一带开设赌场。同一时间,当时在淡水赫赫有名的黄某六、陈某强等人也在开设赌场。为了争夺地下赌场的利益,黄某六、陈某强等人常到其他赌场闹事,因此与叶某提团伙结怨。

1993年,叶某提团伙找来几名香港黑社会成员,准备教训黄某六、陈某强。先后两次让人埋伏在黄陈两人的赌场附近,用枪将他们劫持到偏僻地段进行殴打,导致两人严重受伤。“其中陈某强的双手被他们用开山刀砍掉,叶某提还和他们说不要在淡水出现,不然见一次打一次。”该负责人介绍说。

记者从惠州警方了解到,此案也是叶某提团伙发展壮大的标杆性案件,当时黄某六、陈某强在淡水“黑道”名气很响,叶某提将两人砍伤后,迅速确立了其团伙的“江湖地位”。黄某六、陈某强在争斗中落败,从此没落并离开淡水。后来惠州警方找到陈某强时,他在广州一个医院门口乞讨,生活很悲惨。

200警力滚动抓捕,骨干悉数落网

经过前期的调查取证,警方掌握了叶某提团伙的大量犯罪事实。8月7日,在省公安厅的统一指挥下,省公安厅、市公安局开展联合行动,对叶某提团伙成员展开抓捕行动。

该负责人表示,当天的抓捕行动从晚上8时持续到次日凌晨6时,动用200名警力,分23个抓捕小组进行滚动式抓捕,分别在惠城区、惠阳区、惠东县、龙门县以及潮州等地抓获包括主要犯罪嫌疑人叶某提、叶某军在内的38名嫌疑人,并带回24人协助调查。

记者了解到,经过公安机关一个月的审查,目前共有29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其中首犯叶某提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被批捕,目前警方查实该团伙涉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聚众斗殴、轮奸、非法经营等违法案件21宗,致1人死亡、2人重伤、6人轻伤、6人轻微伤,涉案金额数千万元。

凭“声望”靠软暴力就可制服别人

叶某提团伙是如何壮大起来的?“7·08”专案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经审讯了解到,在利用赌场完成一定的资金积累后,1993年叶某提、叶某军先后成立惠阳区建安发展有限公司、惠阳区建成事业有限公司。1997年两公司分别涉足惠阳秋长的屠宰行业和废品行业。其中叶某提的建安公司垄断了秋长的屠宰行业。

2002年,叶某提团伙把屠宰行业延伸,与惠阳有关部门签订屠宰场合同,进而垄断淡水一带的屠宰行业。该团伙还成立3个巡逻小组,为成员配置水管铁、车辆等工具,不分昼夜对淡水30个大小市场进行巡查,只要发现不是他们屠宰场出来的猪肉,就随意没收,并殴打他人。“最后到了2005年,由于民愤太大,叶某提在淡水的屠宰行业做不下去了,才退出这个市场。”该负责人说。

此后,叶某提及骨干成员成立了20多家公司,经营秋长一带的土地买卖、开发并从事高利放贷业务等,获取巨额经济利益。一名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凭借上世纪90年代“打”出的江湖地位,叶某提团伙在惠阳特别是秋长可谓是称霸一方,无人敢惹。叶某军在审讯时曾说过:“在秋长,只要我们兄弟要做的工程,其他人基本不敢介入。”“他们根本不用和别人打,靠以前积累的声望,以软暴力就可以制服你,这就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一种表现。”办案民警说。

搞入会仪式烧香跪拜增凝聚力

惠州警方透露,叶某提在经营屠宰场期间,团伙成员越来越多,组织也越来越庞大,为增强团伙的“凝聚力”,巩固自己的 “大佬”地位,叶某提在2004年参照香港黑社会入会仪式,也搞了个入会仪式。30多名团伙成员在关公像前跪拜、烧香、包红包,由师爷宣布 “不准出卖兄弟”、“不准勾引二嫂”、“要兄弟不要黄金”等帮规戒律,并拜叶某提为大哥。“这也成为他们黑社会性质的典型特征。”“7·08”专案组有关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表示,举行完入会仪式后,发生了2起在该团伙发展、壮大过程中具有标志性的案件。一起是2005年 “8·31”惠阳淡水某KTV寻衅滋事案。叶某提因为在这个KTV消费时,发现酒杯中有碎玻璃,因此组织100多人持水管铁、刀具长时间围攻KTV,随意打砸KTV并殴打保安及工作人员。另一起是今年“5·5”惠阳某酒店寻衅滋事案,也是由该团伙主要骨干人员直接组织实施,在公共娱乐场所随意殴打他人,严重扰乱公共秩序。本报记者曾兴华 通讯员王 君